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导演的真髓

第二百六十八章 导演的真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比赛结束,赵守时一行人围在一起讨论着刚才的比赛过程。
  
  就在这时,一身汗的朱琦走了过来,站定的他看着赵守时说道,“你的实力很强,我们输的心服口服。”
  
  陆器嘁了一声,嘲讽道:“62:36,你们不服气也不行啊。”
  
  这话一出就知道是老阴阳怪气了。朱琦的脾气也不是唾面自干,当场反击:“你得意个什么。就你们这灌了一肚子猫尿,能站稳且不易。要不是赵守时给你们撑着,结果怎么样,还不一定呢。”
  
  陆器蔑视的看了朱琦一眼,却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  
  他不是不想说,而是不好说。朱琦刚才的话是站在抬高赵守时,如果自己继续反驳,从某一方面讲,就等于否认赵守时。
  
  赵守时自然听得出来朱琦话里隐约有示好的意思,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你来是有什么事?”
  
  朱琦面带慎重的开口:“不管以前的我们有什么恩怨,从今天起,一笔勾销。如何?”
  
  “不如何!”直接否定的赵守时看着朱琦,质问道:“吖的说风凉话就是轻松哈、我™跟你本来就无冤无仇,是你一直在找我茬。凭什么你说一笔勾销就一笔勾销,老子不答应。”
  
  朱琦气道:“你放屁,就去年我那件事,你敢说跟你没有没有关系。”
  
  赵守时恼了:“吖的,有什么不敢的。就算玉皇大帝、如来佛祖、太上老君、上帝、耶稣、撒旦全在场,那件事也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当然,要是那事被我提前知道,我一样保靖抓你。”
  
  朱琦笑了,双手一摊的他开口道:“既然那事跟你没有关系。那我们不就是没有恩怨了吗?”
  
  赵守时一愣,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。但仔细一想。朱琦这话、、其实也不算错啊。
  
  脑子突然有些不够用的赵守时懒得再跟他叨叨,直接一摆手:“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情,我管不着。但我要警告你一句,以后不准来骚扰我,更不准骚扰我身边的人。要不然有你的好看。”
  
  朱琦也不说话,转身就走,走出七八米去,他挥手:“说起来,我还得谢谢你呢,赵守时。”
  
  谢谢我???
  
  一脑袋问好的赵守时有点怀疑人生,看向陈封的他问道:“这傻儿子说什么,谢谢我?谢我什么?”
  
  赵守时起码还知道前因后果,陈封比他还要懵懂,他只是隐约听说过朱琦犯得事,具体的经过并不了解。
  
  现在你要问他,他只能摇头:“母鸡啊。”
  
  赵守时心里急的就跟猫挠一样,不知道答案有点不甘心。看向陆器,又问道:“你跟朱琦是老对手了,知不知道他刚才什么意思?”
  
  虽说有【最了解你的是你的敌人】这个说法,但陆器真的也是母鸡啊。
  
  比陈封强不到哪里去陆器挠着脑壳回了一句:“你都说他是傻儿子,不傻能叫傻儿子?”
  
  知道问不出答案的赵守时气得一甩手:“啥也不是。”
  
  “我可能知道一点。”
  
  赵守时惊奇的‘哦’一声,看向刚才出言的宁淮:“老哥,你快给说说怎么回事。”
  
  宁淮想了想,又否认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  
  嗬、、、赵守时气到肺炸,不带好气的回道:“吖的,拿我逗闷子呐?”
  
  宁淮否认之后又否认:“不是、、”他想了想,慢悠悠的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我知道朱琦为什么要谢你,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谢你。”
  
  赵守时白眼一翻,懒得理这语无伦次的货,他看向陆器,无情吐槽:“就他这破水平还给你们当导师?连小学一年级的语言组织能力都比他强。不,幼稚园都比他强。”
  
  陆器可是宁淮的学生,不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起码也得尊重啊。毕竟现在还不算毕业呢。
  
  赵守时对宁淮的不尊重让他心生不满,鼓着腮帮子的他憋的脸通红,好半晌后,终于开口道:“可不是说呢。”
  
  不是赵守时语气不善,也不是陆器忘恩负义,实在是宁淮这语言组织能力真的连幼稚园都比不上。
  
  宁淮倒也不恼,他知道确实是自己没有说清楚。沉吟片刻整理思绪的他直接开口:“上午你们在操场发生冲突时,录音的可不止你一个,朱琦也录了音,这里面就有你与庞晗起冲突的全过程。
  
  虽然你跟代表北电的庞晗起了冲突,但你们双方的态度其实是一致的,都不希望把这件事情给闹大。毕竟闹大对你们双方来说都是有害无益。
  
  但朱琦不同,他的利益点与你们不同,甚至是相互对立的。因为去年那件事情,北电内部有开除他学籍的打算,虽然没有发布公告,但这事基本敲定。
  
  但就在刚才,内务主任让我去签个字,说是朱琦吧毕业证书给拿走了。我跟内务主任关系还不错,她透露说是朱琦拿着一份录音直接去找王院长谈话了。”
  
  赵守时忍不住的嘲讽道:“谈话?是威胁吧?朱琦是不是跟那个什么王院长说,要是不给他颁发证书,就把这件事情闹的众人皆知,让北电臭名远扬?”
  
  宁淮无语的闭上眼睛,脸颊隐有抽搐的他艰难的点头。
  
  作为北电的老师,亲手教出的学生竟然胆大到威胁校领导,这终究不是一件涨脸的事情。
  
  有了宁淮提供的这些想线索,赵守时也就明白上午冲突时,朱琦宁愿得罪庞晗,也要死扛着不承认‘斗殴’这件事的原因。
  
  朱琦从来没有替别人考虑过,他从来都是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方面出发。
  
  混乱是进阶的阶梯,只有赵守时与庞晗的冲突越剧烈,他才可能有一线生机。
  
  至于威胁校领导的胆量?
  
  拜托,朱琦都要被开除学籍了,还有什么不敢干的!
  
  这就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  
  不管怎么说,朱琦能够威胁校领导成功,这里面有很大的因素是赵守时顶住了来自庞晗的压力,让其进退失据,落了口实。
  
  再加上赵守时能够调动资源,还有录音笔这种石锤在手,让北电投鼠忌器与其达成和解,这才让朱琦捡了便宜。
  
  这么说来,朱琦还真应该谢谢赵守时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