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隐秘而伟大 > 第十五章

第十五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不明来历的外国记者还在不停拍照。杨奎指着他就冲了过来:“哎哎哎,这谁啊?谁让你在这儿拍照的?”
   
  杰克没理会这位粗鲁的警官,扭头问夏继成:“夏先生,我可以拍这些仓库照片吗?我喜欢记录这些画面。”显然,这一路上他和夏先生相处得很不错。
   
  夏继成一脸绅士,扭头问沈青禾:“沈小姐,这是你的仓库吧?”
   
  “是。”
   
  于是夏继成又笑着对杰克说:“那您可能需要征求一下这位女士的同意。”
   
  沈青禾也笑着:“当然可以,我不介意。”
   
  杰克:“谢谢。”他朝杨奎礼貌地笑了笑,从他眼皮子底下进了屋,兴致勃勃地继续拍照。杨奎戳在那里尴尬至极。
   
  王科达一头雾水:“夏处长,这是……”
   
  夏继成笑呵呵地说:“杰克·福特,美国《生活》杂志社的记者。他想拍一期关于上海文人的专题,副局长让我亲自护送他过来。”他意味深长地压低了声音,“杰克先生以前的照片,大多是反映我们政府的不足之处,影响很大。副局长希望此次莫干山之行能展现一些正面的东西,尤其是政府和民众和谐相处,国泰民安的美好画面。”
   
  王科达会意,示意杨奎停止行动,和另外三名警员都到一边集合站着。
   
  这时,杰克用镜头对准了夏继成和王科达:“夏先生,我给你们拍一张合影吧?”夏继成和王科达二人赶紧笑着,杰克给二人拍了一张,然后又去了门口,拍院子里成排的卡车。
   
  王科达瞬间收起笑容,小声埋怨道:“怎么能让这种人来?”
   
  夏继成一脸无可奈何:“身份敏感,副局长也不好直接拒绝啊!”
   
  “要待多久?”
   
  “待到结束,和我们一起回上海。”
   
  王科达刚要发作,夏继成赶紧安抚道:“别急王处长,我知道你有任务,副局长都跟我说了。”他压低了声音,“你负责任务,我负责杰克,该避开的我都让他避开。”
   
  杰克从门口进来,举起相机对准了杨奎一行警员。
   
  杨奎赶紧伸手去挡:“哎哎哎!这就别拍了!”
   
  王科达:“杨队长,赶紧送杰克先生到车上休息!”
   
  杨奎小声问:“处长,那这儿不查了?”
   
  王科达压着火气:“没听见要和谐相处吗?相机在这儿举着呢,还查个屁。赶紧把他弄走!”
   
  杨奎不甘心地拍了拍第四个箱子,只得作罢,悻悻地说:“杰克先生,请跟我来吧。”
   
  屋里只剩沈青禾、夏继成和王科达了。
   
  王科达想起什么,装作随意地问道:“老夏,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
   
  夏继成装傻:“我不知道啊。我不是来找你们,我是来看我的货。”
   
  “这批货是你的?”
   
  夏继成笑而不语。
   
  于是王科达假惺惺地说道:“沈小姐怎么不早说,要知道是夏处长的东西,我何必还费这个事呢!”
   
  沈青禾冷笑:“您说搜查逃犯,我哪想到连货箱都要打开查呀。”
   
  “我可是见过拿货箱藏犯人的。”王科达开着玩笑,但是三个人都听过一位心理学家的理论——这世上没有所谓的玩笑,所有玩笑里都有认真的成分。
   
  “行了行了,既然是你的货,我还查什么呀?走了。”
   
  夏继成领情地笑着:“回上海请你喝酒。我和沈小姐说两句话,马上出来。”
   
  “不打扰你们发财。”王科达又瞟了两眼箱子,离开了。
   
  沈青禾给夏继成使了个眼色,示意屋里有人:“夏处长,为了你这批货,我可惹了一身麻烦。”
   
  夏继成很默契地和她谈起了生意:“我知道,价格上肯定不会亏待你。”他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了一个信封给她,“数数吧。”
   
  沈青禾数着钱,夏继成开始在屋里找什么东西。
   
  夏继成:“有品质好的药材,尽量多收。现在什么东西到了上海价格都能翻上三倍,赚了钱我们四六分。”说话时,他找到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小盒子。
   
  沈青禾奇怪,刚要问,夏继成示意她不要说话。
   
  王科达下楼走了过来,小声对杨奎说:“你回去,找机会查一下剩下的箱子。我应付记者。”
   
  “知道了。”
   
  杨奎上了二楼,躲在暗处,很快,夏继成和沈青禾说着话从仓库房间出来了。
   
  沈青禾:“还有些茶叶放在车上了,东西都还不错。”
   
  夏继成:“莫干山的黄芽很有名气,货好就多收点。”
   
  杨奎看他们下了楼,心想这二人应该是去车上看货了,于是轻手轻脚进了房间。货箱还放在原地。他刚要去开箱子,夏继成忽然推门进来了:“杨队长,还有事?”
   
  杨奎心里骂着娘,脸上赔着笑:“钥匙好像落在屋里了。”话已经这么说了,他只得把戏演完,装模作样找起钥匙来。
   
  夏继成笑盈盈地坐到邵白尘所在的第四只箱子上:“别找了。跟王处长共事这么多年,我还不了解一处吗?你回来是想看我的箱子。”
   
  杨奎听出不对,赶紧解释:“夏处长,莫干山这两天出了点事,您可能不太清楚……”
   
  “我不喜欢说废话。”夏继成从杨奎腰间抽出警棍,直接撬开了第五只箱子。杨奎赶紧凑过去看,箱子里是药材,里面埋了一个小盒子。他刚要伸手去拿,夏继成忽然一脚把箱盖踩下来,压在杨奎手上,然后他不慌不忙拿出枪,抵住了杨奎的头。
   
  夏继成冷冷地说:“我已经够给你面子。想动我的货,那就是得寸进尺了。我不插手一处的事,你们也别插手我的生意。想查我的货,让王处长亲自来找我。”
   
  “不不不,王处长没有这个意思!”
   
  “还想看盒子里装的什么吗?”
   
  “不用!已经看清楚了,是药材。”
   
  夏继成看了杨奎片刻,看得他发怵了,然后又问道:“真看清楚了?”
   
  “真看清楚了!”
   
  夏继成一改阴冷,笑着收了枪,沈青禾适时地进来了,看二人这神情就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了。
   
  夏继成装模作样问道:“杨队长,钥匙找到了吗?”这话像是在沈小姐面前给他留面子。
   
  处长给台阶下,杨奎便赶紧识趣地下来了:“哦,找到了。”
   
  “沈小姐,那我们就告辞了。”夏继成开了门等在门边,杨奎只得先出去。夏继成看了沈青禾一眼,随后也离开了。
   
  沈青禾锁上门,赶紧打开第四个箱子,将藏在里面的邵白尘扶了出来。沈青禾发现邵白尘裤腿上有血渗出来,卷起裤腿一看,果然是小腿的枪伤裂开了。好在不算很严重。她从坤包里拿出每次随身带来的绷带和药,重新处理了伤口,收拾干净拆下来的旧绷带,关上了被王科达一行人撬开的几只箱子,又检查了屋内是否还遗落了不该遗落的东西。一切终于恢复原貌,沈青禾和邵白尘都松了口气。此时的她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忽略了一个细节,以至于在一天之后,这个疏漏险些让她丧命。
   
  杨奎灰溜溜地上了警车。王科达看了他一眼,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   
  王科达的警车启动了,夏继成跟在后面驶出了货运车行。
   
  回去的路上,杨奎悻悻地汇报:“剩下的箱子里是药材,里面还藏了个小盒子。估计装的违禁品。”
   
  王科达显然不太满意:“只有这些?”
   
  “我没敢细查,夏处长有些不高兴。”
   
  “他没说什么吧?”
   
  “就是让我别插手他的生意。”
   
  王科达叹了口气:“我们还是底气不足啊。要是姓沈的卡车轮胎花纹是唯一一个和树林那辆吻合的,今天就直接抓人了。万一弄错了,回了上海反倒尴尬。”
   
  “处长,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,但以我的直觉,还是沈青禾嫌疑最大。前两天在邵白尘门口吹哨子的人,保密局虽然说是男的,但是没过多久沈青禾就挽着顾耀东回来了,这太巧了。如果说顾耀东和沈青禾是那种关系,那姓沈的完全可以利用他去做一些事情。”
   
  王科达思忖着:“当然不能排除这个女人的嫌疑。但是必须谨慎。副局长和夏继成的买卖都是通过她在经营。万一弄错人,伤了他们的财路,到时候你我都要倒霉。”
   
  两辆车停在了王科达所住的别墅外。一行人下了车。
   
  王科达对随行的三名警员说:“安排一个房间,请杰克先生好好休息。”
   
  三人客气地领着杰克离开了。
   
  夏继成走了过来:“王处长,刚才记者在场,有件事我不方便问。那天顾耀东打电话来,我听得稀里糊涂,他好像说……你们软禁了一个叫丁放的女作家?”
   
  王科达想了想,说得很谨慎:“不是软禁。这几天会场里发生了一些事情,她疑神疑鬼,我担心她乱说话引起大家恐慌,所以对她采取了一些措施。”
   
  夏继成笑着:“别误会,我不是要干涉什么。”他从车上拿出一张报纸,递给王科达:“这两天在档案室翻资料,偶然看到一张前年的报纸,有点不敢相信。”其实这是夏继成特意去档案室,按照老董给的照片找出来的旧报纸。老董给他看过的那张照片,是杰克送给前几天新认识的记者的,而那名记者就是警委同志假扮的。所以他不能直接给王科达看照片,否则按王科达的性子,如果有心顺着照片往回查,会查出杰克来莫干山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   
  王科达接过报纸一看,上面有一张丁家的合照。
   
  王科达:“这不是财政局丁局长吗?”
   
  夏继成:“你看看照片里的女孩。”
   
  王科达仔细看了片刻,很是诧异:“是丁放?”
   
  “对。这是老照片了。丁作家是丁局长的千金。这篇文章是关于政府高官的家庭生活,里面提到丁局长曾经送他的女儿去美国留学,但是不到一个月,她就在美国失踪了。现在看来,丁小姐是偷偷回了上海,隐姓埋名,变成了文坛的东篱君。”
   
  王科达盯着照片反复确认,依然有些不敢相信:“丁局长的千金?”
   
  “就这么一个掌上明珠啊,怪不得她当时有底气来警局钦点私人警卫。”夏继成一副很感叹的样子。
   
  王科达猛然想起什么,对门口两名警员说道:“去!赶紧把人放出来!”
   
  赵志勇依然在房间里守着丁放。丁放被铐在床头,闭着眼睛一动不动。赵志勇知道她没有睡着,只不过不想看见自己罢了。
   
  敲门声忽然响了。他赶紧去开门,见门外站着两名刑一处警员,有些紧张地问:“怎么了?”
   
  警员没理他,直接进去给丁放松绑。这时,夏继成和王科达、杨奎三人也到了门口。
   
  赵志勇又惊又喜地喊道:“处长!”
   
  夏继成:“你怎么在丁小姐房间里?”
   
  赵志勇看了眼杨奎,赔笑着说:“我来帮忙照看丁作家。”
   
  丁放已经松了绑,她拍干净衣服,整理好头发,看起来很平静。
   
  “丁小姐,之前不知道您的身份。误会。”王科达赔着笑,说得很客气。
   
  丁放看也没看他一眼,而是径直走到了赵志勇面前,冷冷地盯着他。赵志勇头越埋越低,心里一边想着丁小姐大概会骂自己几句,一边想着王科达刚刚说不知道丁小姐的身份。她是什么身份?不是作家吗?还好夏处长及时来了。赵志勇思绪混乱地、不断地想着事情,这是他所习惯的逃避办法。丁放一直没有说话,赵志勇便又想,是不是因为处长的缘故,丁小姐不看僧面看佛面原谅自己了?于是他忐忑地抬头看向丁放。
   
  一抬头,丁放挥手给了他一个耳光。
   
  赵志勇愣住了。
   
  丁放推开夏继成,又走到杨奎面前,抬手要打,被杨奎死死抓住了手。
   
  杨奎依然很傲慢:“丁小姐,是我们怠慢了,消消气。”
   
  王科达对杨奎和手下警员厉声喝道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   
  杨奎甩开丁放的手,带着警员离开了。
   
  夏继成看着赵志勇,心情有些复杂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你也回去吧。”
   
  赵志勇木然地走出房间,身后的门被关上了。他脸上挨打的地方有些发红,眼神渐渐黯淡了下去。他心想,丁小姐并不是讨厌自己,只是太生气了,以至于忘了自己也是被迫为之。赵志勇从来都是一个擅长自我安慰的人,很多情绪,熬着熬着也就过去了。那时候他并不知道,那些隐而未发的情绪并没有真正被忘记,它们只是沉积在心底,仿佛雪崩前的最后几片雪花,悄无声息。
   
  王科达请丁放坐下了:“早知道您是丁局长的千金,就不会有这种误会了。”
   
  丁放有些戒备:“你们怎么知道我的事?”
   
  夏继成:“只是碰巧。”
   
  王科达:“既然是自己人,你也知道哪些话是不能对外讲的了。万一因为风言风语出了岔子,南京追责下来,你麻烦,丁局长也麻烦,那就不值当了。”
   
  “我们家自己的事,轮不到外人操心。”丁放说得不留情面,这让王科达很尴尬,“顾耀东为什么不来接我?”
   
  王科达没说话。
   
  丁放明白了,一声冷笑:“你们把他也软禁了。”
   
  “毕竟你们单独在外一夜,警员擅自外出,按纪律我们是要调查的。”
   
  “他是我请来的私人警卫,如果调查完了没问题,麻烦让他尽快回来站岗。”
   
  王科达讪讪地:“那当然。”
   
  丁放看了他两眼,又看了看夏继成,面无表情地离开了房间。
   
  房间里只剩下夏继成和王科达了,夏继成仿佛是经丁放这么一提醒,才想起自己还有名手下,于是笑盈盈地问道:“王处长,顾耀东呢?”
   
  王科达没好说话,干咳了两声。
   
  顾耀东依然被铐在那间内屋,声嘶力竭地从早上吼到下午,已经耗尽了他的力气。听见有人开门,他猛地惊醒过来。开门进来的是杨奎和王科达。
   
  他有些腿软,一边挣扎着站起来一边大喊:“王处长!沈青禾她不可能是共党!你们……”
   
  话音未落,夏继成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   
  顾耀东愣住了。
   
  夏继成走过来蹲在他面前,一言不发地打量他。遍体鳞伤,眼睛通红,像只被挂在这里浇了开水等着拔毛的落汤鸡。
   
  就这样看了片刻。
   
  夏继成从一旁捡起顾耀东的警帽,戴在他头上,扶正,然后起身,笑着看向王科达:“现在该把人还给我了吧?”没什么疾风骤雨,他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   
  王科达竟有些不寒而栗。
   
  从王科达的房间出来是一条通道。通道有些窄,地上铺着铁锈红的木地板,前方不远就是别墅大门,门上有好看的拱形彩色玻璃,夏继成快步走在前面,顾耀东拖着软成面条的腿,一路跟在后面。走廊里安静得只能听见外面的蝉鸣。阳光穿透彩色玻璃照进来,五光十色,仿佛现在的一切都是半梦半醒间。
   
  顾耀东着急忙慌地追上去,刚喊了句“处长”,夏继成倒是先不紧不慢地说话了:“你在这儿遇见沈青禾了?”
   
  他轻松得让顾耀东更心急了:“是,王处长他们……”
   
  夏继成咧嘴一笑:“我刚见了她。沈小姐让我转告你,下半年的房租她已经赚到了,回去就交钱。”
   
  这下顾耀东愣住了:“她没事?”
   
  “没事啊。就是忙着她的生意。”
   
  “王处长怀疑她是共产党!”
   
  “不可能。你看她数钱的样子就知道了。”
   
  “可是一处的人说有证据!”
   
  “你信了?”
   
  顾耀东想了想:“不信!她除了赚钱什么都不会,绝对不可能!”他决定让这几天发生的事成为他和沈青禾之间永久的秘密,他会替她守口如瓶,尤其是在这位处长面前,决不泄露半个字!
   
  “这就对了啊!”夏继成很配合地相信了。
   
  顾耀东还是不太确信,心想这处长一看就不是个谨慎的人,昨天打电话他还在搓麻将,怎么可能今天一来莫干山就弄清楚情况了?他小跑着跟在后面,叽叽咕咕:“王处长真的就这么算了?没有抓她,也没审她?”
   
  “嘭”的一声,顾耀东一头撞在了夏继成身上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停下来了。
   
  夏继成拍了一下他的警帽,一字一句笃定地说:“沈小姐是我的生意搭档,除非有确切证据证明她通共,否则抓她就是断我的财路。王处长不会这么干的。”说罢他转身继续朝外走去,“晚上八点她应该在客栈,要是不相信,你可以自己去问她。”
   
  顾耀东在后面望着夏继成的背影,有些纳闷,这位处长常常让他纳闷。阳光从拱形玻璃直射进来,不时被夏继成挡住,他的背影也变得忽明忽暗。有那么一瞬间,顾耀东觉得处长似乎不是自己看见的那个处长,但是那声欣喜若狂的“和了”立刻就从他脑子里蹦了出来,于是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   
  顾耀东和夏继成敲开丁放的房门时,她已经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。见她安然无恙坐在窗边看书,顾耀东松了口气。
   
  丁放一抬头,看见顾耀东脸上有伤:“你脸怎么这样了?”
   
  “不小心撞了一下,没事。回来以后没有人为难你吧?”问完以后,他就看见丁放看了眼夏继成。
   
  “没有。问了几句话,就让我回来了。”
   
  “没威胁你什么吗?”
   
  丁放闪烁其词:“本来有些误会,不过夏处长替我解决了。”
   
  顾耀东狐疑地转头望去,夏继成悠闲地靠在门边,得意地朝他抬了抬眉毛。
   
  “顾警官,其实……”丁放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把软禁的事如实告诉他,但是刚开口就被夏继成打断了。
   
  “顾耀东,没事的话就不要影响丁小姐看书了。”
   
  “那我不打扰你了。”顾耀东转身要出去,又想起什么,“丁小姐?”
   
  丁放有些期待地看着他。
   
  “那个……我的衣服。”
   
  丁放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   
  顾耀东小心翼翼:“我的制服,能还给我吗?”
   
  连夏继成都嫌他不解风情了,他把脏兮兮的制服塞给顾耀东,一把将他推了出去,自己赖在里面,还关了门。
   
  他走到丁放面前,小声说:“他和你不一样。你说得越多,会害他越多。”
   
  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   
  “王处长是来执行任务的。如果出了问题,他查到顾耀东从你这里知道了一些上层的秘密,你觉得他会放过这小子吗?”
   
  丁放有些惶恐:“你们到底要在莫干山干什么?”
   
  “那是王处长的事。我不关心。只有一点,别把顾耀东拉下水。他是个傻子,有时候会拿自己的一切开玩笑。”
   
  丁放见过夏继成几次,几乎每次都是吊儿郎当,和身边认真诚恳的顾耀东截然不同。但说这话时,夏继成难得认真,也难得诚恳,丁放便知道这件事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。
   
  门开了,夏继成若无其事走了出来,顾耀东看着他只觉得十分可疑,怀疑他刚刚在屋里威胁了丁放什么。
   
  于是他很认真地对丁放说:“回上海之前我始终是你的警卫。不管有没有危险我都会守在周围的。”说着他还特地瞟了一眼夏继成,“不用理会别人的话。”
   
  丁放:“放心,王处长和杨队长不会为难我了。这是真心话。”
   
  夏继成一脸嫌弃地看着顾耀东:“别整天疑神疑鬼。莫干山没你想的那么可怕。丁小姐,他两天没吃饭了,我先带他填肚子去。”
   
  顾耀东还犹豫着不肯走,夏继成一把搂住他的肩膀,嫌他丢人现眼似的裹挟着他离开了。一路上顾耀东还挣扎着回头大喊:“不管他们跟你说了什么,你都不用怕!”
   
  丁放望着他,心情复杂。一个在警局不入流的小警察拼尽了全力保护自己,到现在还在担心她的安危。也许在夏继成、王科达和杨奎眼里,顾耀东就是个被丁大局长的女儿戏弄了的傻子。这一刻,她无比希望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东篱君,无比希望自己真的命悬一线甚至最好有个三长两短,至少这样能不枉费他的一番真心。
   
  还是在那家镇口附近的小面摊,顾耀东抱着一大碗咸菜面狼吞虎咽,旁边已经放了两只空面碗。夏继成似乎不饿,坐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他吃。
   
  “为什么给我打电话?”
   
  “我以为你和王处长不一样。”
   
  “哦。现在觉得呢?”
   
  顾耀东看了他一眼:“处长,我该说实话吗?”
   
  夏继成想了想:“算了吧。你可能觉得我还不如王处长呢。玩忽职守,游手好闲?”他明知道这呆子嘴里说不出好话,但莫名又有些期待。
   
  顾耀东看了他片刻,没说话,埋头继续吃面。
   
  夏继成气得嚷嚷:“你个臭小子!三碗面白请你吃了!”
   
  “我两天没吃饭了。”
   
  夏继成闷了半天,转头朝老板喊道:“再煮两碗面!”
   
  顾耀东又吃了几大口,包着一嘴面问道:“处长,你觉得莫干山真的安全吗?”
   
  “不然你怎么能坐在这儿安安稳稳地吃面。”
   
  “邵先生下落不明,那两个假装司机想骗走丁放的人也没查到,还有到这里第一天就发生的杀人案……这么多疑问,我怕这风平浪静是假的,很多东西被掩盖了。然后明天天一亮,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”
   
  “跟我说这些话,不怕我再让人关你禁闭?”
   
  顾耀东苦笑:“怕你干什么?你根本不会在乎我说的这些东西。这些对你不重要。”
   
  夏继成看见顾耀东眼里竟多了一丝苍凉。短短这几日,他经历了很多,想了很多,也许心里还有一些东西被动摇甚至摧毁了。但有一点夏继成丝毫不担心,面前这只已经吃了三碗面的饿鬼,依然是那个刚来警局时大声喊着“匡扶正义,保护百姓”的小警察。
   
  “面来了——”老板将两碗热腾腾的咸菜面放到顾耀东面前。
   
  “处长,谢谢您的面。”说完又埋头大口吃起来。
   
  夏继成嘀咕着:“都说吃人嘴软,你这小子怎么不按常理呢?”说这话时,他露出了一个不经意的笑容。
   
  太阳已经西斜了,赵志勇一个人站在主楼外,朝入口大门张望着。餐厅就在这栋楼里,饭菜香味已经从里面飘出来了,听说今晚还有煎牛排,他似乎已经能闻见铁锅上的焦香。他刚刚已经在里面找了个好位置,还专门跟服务生交代了,免得被别人占了去,最后他还跟餐厅特别要求加了一瓶红酒。处长大老远从上海过来,当下属的自然应该好好安排,顾耀东是不懂这些人情世故的,只能自己来张罗。
   
  不一会儿,夏继成和顾耀东从外面回来了。
   
  赵志勇赶紧挥手喊着:“处长!”
   
  二人走了过来,夏继成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一个人带着这个拖油瓶,累坏了吧?”
   
  赵志勇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眼顾耀东,“顾警官进步很快,我没帮上什么忙。”他似乎不太想讨论顾耀东,话题一转说道,“处长,这里的餐厅还不错,听说晚上有煎牛排,我在里面找了个好位子,一起吃饭吧?”
   
  夏继成:“不用了。我们吃过了。”
   
  赵志勇很意外:“吃过了?”
   
  夏继成瞪了眼顾耀东:“本来只是想随便请他吃碗面,结果这饿鬼一口气吃了五碗!真是花处长的钱不心疼啊。”
   
  饿鬼还嘴:“您让我吃饱为止的。”
   
  “那是客套话!”
   
 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,夏继成对顾耀东的抱怨,在赵志勇看来全是偏爱。他被冷落在一旁,心里五味杂陈。
   
  “再顶嘴,面钱从你薪水里扣!气死我了!”夏继成一边嚷着,一边假装气哼哼地离开了。
   
  剩下顾耀东和赵志勇两个人杵着。
   
  顾耀东刚要说话,赵志勇先开了口:“你也吃不下了吧?没关系,我还约了其他人一起。你回去吧。”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自己进了餐厅。
   
  晚餐时间总是很热闹的。服务生依旧端着香槟托盘穿梭其间,美丽的小姐依旧弹着钢琴,周围的文人和刑一处警员都是三三两两一桌,只有赵志勇形单影只,闷头吃饭。晚餐果然有牛排,人人都在夸赞鲜美多汁,焦香四溢,只有他吃着心里发酸。
   
  晚饭过后,赵志勇又在外面一个人坐了会儿,然后才回了屋。赵志勇不像平时那样热情,正在洗衣服的顾耀东和他打招呼他也没回答,只闷头到床边看报纸。顾耀东有些尴尬,只能继续搓衣服。
   
  赵志勇下意识地摸了摸挨耳光的地方。
   
  顾耀东看他脸有一片发红,关心道:“你的脸怎么了?”
   
  赵志勇赶紧放下手:“丁小姐没告诉你吗?”
   
  “没有啊。”
   
  赵志勇看他脸上青一团紫一团,说道:“我没事……你先管好你自己吧。”
   
  两个人之间忽然尴尬了。
   
  顾耀东一边洗制服,一边使劲想着话题。忽然想起一件事:“对了,谢谢你拜托王处长来找我们。”
   
  “是沈小姐的功劳。”
   
  “还是谢谢你。”
   
  赵志勇有些蹿火:“你要是实在没什么可聊的,安静洗衣服就行。”
   
  顾耀东不吭声了,自己去窗口晒制服。赵志勇看着那件制服挂在窗口上飘来飘去,就想起了那天丁放把自己裹在制服里的样子。那么脏的衣服,她穿得那么爱不忍释。赵志勇犹豫了会儿,还是没忍住问道:“顾耀东,你和丁小姐在山里单独住了一夜……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   
  顾耀东显然在回避:“没有。没什么事。”
   
  “我看见她回来的时候穿着你的衣服。”
   
  “山里太冷,我就借给她了。”
   
  “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你和沈青禾的关系,我差点都要以为你和丁小姐才是恋人了。你们看起来真的很亲密。”
   
  “这怎么可能,我只是个警卫。”这句话顾耀东说过很多遍,但是这一次,他有点底气不足。
   
  “你当自己是警卫,可她把你当英雄啊。”
   
  顾耀东一时哑然。
   
  赵志勇很失落,他转开脸不去看顾耀东,自言自语着:“谁都知道你们不会有危险,我还是担心了一夜。可她只把你当英雄,我反倒成了无耻懦弱的人。连处长也是一样,来了莫干山第一件事就是单独带你去吃饭。跟我呢?说了不超过三句话。我这个人,好像真的没什么用。”
   
  “当然有用!我进警局的第一天,你就教我生存法则,所以我才没被开除,现在还能来莫干山执行任务。赵警官,你真的帮了我很多!”
   
  这不是安慰,是顾耀东的真心话。赵志勇听着却只是苦笑:“你什么都不会,却能在警局待到现在,知道为什么吗?不是因为我教了你生存法则,也不是因为你比我勇敢比我聪明,是因为你运气好。”
   
  赵志勇落寞地离开了。顾耀东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伤,不知该说什么。
   
  夏继成和顾耀东分开后,去了王科达的房间。王科达接了一通齐副局长的电话,讲完电话,他就让杨奎给了夏继成一张名单。
   
  王科达:“这是最后确定的名单。内政部的意思是这些人绝不能留了。”
   
  夏继成目不斜视:“这个我就不看了,毕竟我又不参加行动。”
   
  “副局长交代了,你还非看不可。”
   
  “我管好杰克就行了,这个看了也用不上啊。再说这涉及保密问题,还是不知道的好,一身轻松。”
   
  王科达直接将名单塞到了他手里:“到了这儿你还想躲清闲?副局长刚刚在电话里说了,不光要看,还要记住这些人,防止记者跟他们单独接触。这可是原话!万一他被那些人煽动,搞出几篇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新闻,大家都难堪。”
   
  “我怎么接了这么个烫手山芋!”夏继成牢骚满腹地打开名单,一边默记,一边装作随意地聊着天,“对了,我们上山的时候听关卡警卫说,普通车辆只有每天晚上七点放行一次?”
   
  王科达说得很无奈:“邵白尘失踪以后,我们就开始管控关卡了,防止再被共党钻空子。压力太大啊!”
   
  夏继成看完了名单,有些惊讶:“这上面二十五个人,都要除掉?”
   
  “对。都是死硬分子。”
   
  “动静这么大,怕不好跟外界交代啊。”
   
  王科达和杨奎对视了一眼,笑着说:“这个你放心。回上海的路上,让他们坐同一辆车,路上我们会安排一场交通意外,谁也追究不到我们头上。”
   
  夏继成赶紧做明白状:“哦,对,对,意外……行了,这两天我好好看着美国记者,回上海我也亲自开车送他。该回避的都回避。”
   
  看完名单,他递给了杨奎。杨奎顺手将名单装进了左胸前的口袋里,这已经是他的习惯,但今天夏继成格外留意了这个细节。
   
  王科达:“夏处长,吃饭了吗?”
   
  “吃过了。和顾耀东一起吃的面。”
   
  王科达想了想,还是说道:“顾警官的事,不好意思啊。情况特殊,他又……太有主见,我只能采取这种措施。”
   
  夏继成脸上看不出喜怒:“不提这个了。”
   
  “我和杨队长还没吃饭,一块儿再去吃点?”
   
  “你们去吧。我折腾了一天,累了。”夏继成跟着起身朝外走,装作忽然想起来:“王处长,我方便在你这儿打个电话吗?”
   
  “这有什么不方便。”王科达嘴上爽快,心里却盘算起来,他对杨奎说,“门口等我一下,我换件外套。”
   
  夏继成也不介意,当着王科达的面摇起电话来。
   
  上海的金门饭店大堂里,老董一身商人打扮,站在吧台边。他看了眼手表,正好八点。这是他和夏继成约好的联络点。
   
  电话准时响了。
   
  服务生接电话:“喂,您好。金门饭店咖啡厅……请问,哪位是佟先生?”
   
  “我是。”老董从服务生手里接过电话,“谢谢。”
   
  电话里传来夏继成的声音:“佟先生,我今天看了那批药材,品质确实很好,拉回上海就算价格翻三倍也会是硬通货。沈小姐为了收这批货累坏了,今天看见我好一通抱怨。”
   
  王科达换着外套,耳朵听着电话。
   
  “要不是之前答应过分给你两箱,我是真舍不得啊。”夏继成捂着电话,朝王科达笑笑,“生意上的事,见笑了。”
   
  王科达也笑笑:“我就不杵在这儿影响你了。”
   
  夏继成目送他离开房间:“你的货明天就可以叫人来拉走。东西就在莫干山货运车行的仓库,现在关卡有管控,每天只有晚上七点放行一次。就让你的司机晚上七点上山吧,我让沈小姐八点在仓库等他。”说完他挂断了电话。
   
 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客栈外。一个穿着风衣,戴着帽子的男人下车,进了客栈。
   
  沈青禾披了件蓝色小开衫,坐在写字台前翻着那本《王云五小词典》。一旁的账本上,画了一个茶叶价格的表格,里面写着几行数字,像是价格和数量。这是只有沈青禾和夏继成能看懂的密码。在苏联接受特训时,他们就开始将情报变成英文字母、数字和汉字交错的代码,隐注在《王云五小词典》里,解码索引则是关于货物交易的手绘表格。这些年来,夏继成和沈青禾的生意不断,情报也不断。夏继成能知道沈青禾的第二个落脚点在货运车行仓库,就是因为看到了她留在账本上的信息。
   
  门外响起敲门声。沈青禾起身去开了门,外面的光线有些昏暗。一个男人风尘仆仆地站在那里,帽檐下,是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。
   
  屋外下起小雨,天色渐暗了。屋里亮着橘色的小台灯,温暖而隐秘。
  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