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公主她又美又飒 > 第155章

第155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贺龄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。
  
      苏恒还是太年轻了,不会明白他喜欢芳若,不光光是他与芳若的事情,背后还牵扯了许多,表姨婆绝对是他不能绕过的一个大坑。
  
      但是现在,贺龄君无意指导他。
  
      苏恒与芳若现在能不能走到一起,还是两说,她没有必要多说。
  
  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一眨眼太子大婚就到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在婚礼的前一天里,太子特地单独约见了苏恒。
  
      他约在了上京最大的茶楼晋元楼里,派人正大光明的给苏恒发帖子。
  
      这证明,他至少不会在晋元楼里面,对苏恒动手。
  
      收到请帖的时候,苏恒才刚刚可以放下拐杖,不依靠他人搀扶,短暂的走几步路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可想清楚了,太子这一次邀请你去,目的绝不会单纯,百分之百是为了芳若,你还要去么?”苏晏把玩着手里面的请柬,瞧了他一眼,淡淡开口道:“如果你受不了,不想去,那我便替你去向太子殿下说明情况,他也不会杀上咱们家来,你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是日后我见了他,自动矮他一截,是吧?”苏恒闻言冷笑。、
  
      “你本身就比太子矮、”苏晏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,道:“从君臣上来说,不光光是你要矮他一截,我们所有人都是,见了他都要下跪,那自然是矮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大哥,你就这么灭自己人威风,长他人志气?”苏恒斜睨他一眼,有些不满的道:“他是为来主君,自然人人敬畏,可是在对待芳若的事情上,我们都是平等的!再说太子都要大婚了,而我未婚!我为什么不能喜欢芳若?”
  
      隐藏了这么多年的心思,尽管府里面的人早都已经人尽皆知,但是苏恒依旧都从没承认过,没有想到现在居然直接就承认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可以喜欢,也可以趁着太子不注意,撬走墙角。”苏晏面无表情:“只要你能承受他的怒火,与报复就成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怕!”苏恒咬牙道:“我也是护国公府的人,不信他敢正大光明的杀我。“
  
      “那你就试试。”苏晏语气凉凉。
  
      “哥,他若真的要杀我,你就眼睁睁的看着?”苏恒瞧着他,皱了一下眉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那我闭着眼看?也不是不可以。”苏晏说着,便起了身,一边往外走,一边淡然道:“请帖在这边,你想去就去,不想去就算了。”
  
      苏恒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来这一次去见太子,是凶多吉少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不会退缩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晋元楼在上京最繁花的街道上。
  
      四周商铺林立,繁华热闹,街道上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。
  
      黄昏时分,夕阳给这条街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,相比于白天,人流量已经少了许多,不过再过上几个时辰,夜市就要来了。
  
      那又是另外的一种繁华。
  
      苏恒在酉时三刻出了门,坐上马车,也没带什么随从,轻车简从的就出发去往晋元楼,走的时候秦氏还不在府中。
  
      他也没告诉别人,直接就走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半个时辰后,他又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手里面捧着个油脂包,里面放着苏老太君爱吃的烤鸭,还有南记糕点铺子里最好的点心,他把东西送到,又陪着她老人家坐了片刻,这才离开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,就直奔晋元楼了。
  
      云生居里,贺龄君站在院子的台阶上,一边漫不经心的逗弄着廊下养着的一只翠鸟,一边回头朝着身后的花厅看了一眼,只见苏晏端端正正的坐在小榻上看书,看的聚精会神。
  
      哗啦一声,他看完一页,又翻过一页。
  
      贺龄君轻轻咳嗽了一声,幽幽开口道:“你真的不管这件事?不怕等到半夜,等到苏恒的尸首?”
  
      “太子不会这么做。”苏晏笃定的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。“贺龄君闻言轻轻的笑了起来:”男人有时候妒忌起来,比女人还要疯狂,还要毁天灭地,更何况,那可是太子啊。“
  
      这最后一句话,她说的意味深长。
  
      苏晏依旧的不为所动,反而抬眸看了看墙上的刻漏,扭头问云清道:“公主喝药的时间到了吗?药熬好了没有?“
  
      云清点点头说快了,随即便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贺龄君立刻转身,灰溜溜的打算出去逛一逛,不料才走几步,身后就传来苏晏的声音:“你往哪里去?“
  
      说着,走过来握住了她的手臂,带她回去屋里坐下,等着药端来。
  
      很快,小翠便端着汤药快步进来了。
  
      贺龄君瞧着苏晏的脸色,很是有些无奈:“大夫都说了,我这胎相已经稳了,真的不必要再喝这苦苦的汤药了,是药三分毒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歪理邪说。”苏晏正色道:“更何况这也不是汤药,是安胎的,你就赶紧喝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就伸手从小翠手里面接过汤药,稳稳的递给贺龄君。
  
      贺龄君闻到那熟悉的苦苦味道,不由的伸手捏住鼻子,瓮声瓮气的道:“这么苦,还说不是汤药!”
  
      但是还是无奈的低头,也不用汤匙,捏着鼻子仰起头一气喝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快快快!小翠!拿蜜饯来!”下一刻,贺龄君便皱着一张脸叫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块蜜饯就稳稳的递到她唇边,贺龄君连忙一口咬住。
  
      甜蜜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来,贺龄君一抬头就看到了苏晏。
  
      苏晏没笑,但是他的眼睛里面都是满满的笑意。
  
      贺龄君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怂,明明早就不想喝汤药了,但是一旦苏晏将汤药递过来,她还是立刻乖乖的喝掉,仿佛不喝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。
  
      可是她就算是不喝,苏晏能怎的?
  
      这种想法,也只是在心里想想。
  
      苏晏也是为了她好,她若不喝,两个人不是就要闹僵了么?
  
      喝完了药,又陪着贺龄君用了一些点心,苏晏便又去书房忙碌去了,贺龄君瞧着他离开的背影,默默的在心里面琢磨着,他现在与贤王的交往进展到哪一步了。
  
      都已经一见如故了,那么接下来就是如胶似漆,相谈甚欢吧?
  
      呸呸呸,她怎么想到了这个词,这也太诡异了。
  
      贺龄君连忙摇头,将这个荒诞的词语从自己脑海里驱赶走。
  
      晋元楼里面。
  
      苏恒到了。
  
      他一进入到晋元楼里面,就有人下带来带路,领着他一路穿过茶楼底下,穿过了热热闹闹的人群,一直往楼上走去,那个人走的飞快,苏恒没让人搀扶,自己一个人扶着楼梯,慢慢的向上走。
  
      今日,还是他能够下床以后,第一次出门。
  
      然后就来了这里,这可真是太刺激了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道太子将他叫来这里,是准备将他大卸八块呢,还是打算直接一刀子捅死?
  
      苏恒想着,不禁笑出了声。
  
      走在前面领路的那个人,不由自主的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,在心里面鄙夷的想,这家伙,都死到临头了,居然还不知死活!乐吧!等下有你哭的时候!
  
      他没说什么,也没催促,只是盯着苏恒上楼,然后将他领到太子的包厢面前,停下。
  
      “你自己进去吧,殿下在里面等着你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