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时笙顾霆琛 > 第1681章 墨元涟独家篇

第1681章 墨元涟独家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我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,普通到爷爷连看个小病的钱都没有,只能强忍着用自己的生命去燃烧时间,渐渐的,爷爷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那个时候的我尚且年幼,没有任何能力帮他减轻痛苦,连带他去医院的……
  
 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的家庭苦困,清楚爷爷走之后便只有我一人在世,我害怕那种时刻的到临,害怕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孤独。
  
  爷爷更清楚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没有人照顾我,便带着我去找了他之前的战友。
  
  那个人没有继承人,心里特别渴望一个继承人的存在,他看中了我,却要我改姓。
  
  我是墨家单传,改姓……
  
  我年龄虽小,却绝不同意这事。
  
  再然后我爷爷突然病危去世。
  
  爷爷留了遗书。
  
  在遗书里爷爷让他改姓留在聂家。
  
  可是字迹却不是爷爷的。
  
  我忽而明白,应该是那个人……
  
  他为了得到我杀害了我的爷爷。
  
  我没有留在那里,将爷爷安葬之后我便到了梧城,再然后我去了孤儿院,我清楚只有那儿能让我活命,只有在那儿才不会死。
  
  我想要活着,日后为我爷爷报仇。
  
  那时的我是带着恨意留在孤儿院的,但是心里也带着期许,因为我需要人领养我。
  
  这个人必须是有钱人。
  
  因为我需要人给我最好的教育。
  
  我需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。
  
  不然无法赢过杀害我爷爷的人。
  
  后面我被一对有钱夫妇收养,那年的我刚满13岁,我被带到了梧城最好的别墅区。
  
  我开始在那儿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  
  我藏起自己的心思努力的学习,尽最大可能的去获取新知识,好在我聪明,学什么都是极快的,可是在那个家待的越久我越发现这个家庭是畸形的,因为这对夫妻经常都在争吵、打架,两个人都在向对方下死手!
  
  可是打过之后两人的感情又很好。
  
  我那个时候便明白他们是有病的。
  
  我怕波及到自己所以总是小心翼翼的待着,从不说多余的话,做事也是考虑着他们的情绪,为了讨好他们我还特意将爷爷留给我最后的钱拿去给他们买礼物,我这样做就是害怕他们会讨厌我然后遗弃我,我怕那个时候的自己,没有能力没有钱更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,所以我特别需要依靠他们养我。
  
  可是有的事情并不是我讨好他们就有用的,渐渐的,他们开始暴露本性,刚开始只是踢我一脚,因为我打翻了一个碗,他们踢我的时候我都是害怕的说着对不起,就是这次之后状况才越来越严重的,因为他们发现我没有抵抗,从那次之后他们开始一直在试探我,发现我无论怎么被打被骂我都不会吭声也不会抱怨,只会害怕的说着求饶的话。
  
  我只会求饶,因为我不想被赶着离开这里,我以为我能忍,可是他们的虐打越来越严重,身上脸上都是伤痕,他们怕我的老师和同学看见,后面便为我办了休学关在家。
  
  是的,我被他们囚禁在家里。
  
  每天都遭受着辱骂和虐打。
  
  我身上的伤势从来没有一天是好的。
  
  渐渐的,我再也不害怕他们。
  
  因为他们不敢再遗弃我。
  
  因为我是他们最好的消遣品。
  
  这样的日子过得极其缓慢,我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,久到我再也熬不下那些苦楚。
  
  直到有一天……
  
  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铃铛声。
  
  我顺着声音望过去是一个幼小的女童。
  
  她脖子上挂着的铃铛一直作响。
  
  她过来蹲在我的面前目光怜惜温柔的望着我,打量了许久才歪着脑袋问:“哥哥受伤了?”
  
  我轻声的问:“你是?”
  
  到这边这么久我都不认识这里的人,每天都被囚禁在身后这座偌大的别墅里,院子里的仓库门上都是我的血迹,那般的骇人。
  
  她笑盈盈道:“我是时家姑娘,原本要去找我的小伙伴玩,可我看哥哥一个人在这。”
  
  她蹲在我的面前心疼的问:“哥哥的脸上都是伤,是怎么弄的呢?需不需要包扎啊?”
  
  这两年,第一次有人关心我。
  
  第一次有人带着怜爱的目光望着我。
  
  我甚至以为是一抹温暖的阳光。
  
  照射到了我内心最阴暗的地方。
  
  “唔,习惯了,想着在这儿躲一躲,没想到遇到你这么个丫头,我在计划一件事呢。”
  
  被人虐待的日子终究是受够了。
  
  我不仅想要重获自由。
  
  我还要让这对畸形的夫妻付出代价!
  
  让他们难以承受的惨痛代价!!
  
  女孩笑着问我,“计划什么事?”
  
  “如何报复欺负我的人啊。”
  
  “哦,谁欺负了哥哥啊?”
  
  她取出兜里的丝巾轻手轻脚的擦了擦我的脸颊,怕我痛,她嘴里还一直呼着气音色软软的哄着我道:“妈妈说受了伤吹吹凉风就没有那么痛了,小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?!”
  
  我未答,倒不是我的名字宝贵。
  
  只是我说了,她也不会记得。
  
  “丫头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
  
  她摇摇脑袋道:“不可以。”
  
  我失落的疑惑问:“为什么呢?”
  
  “因为哥哥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  
  原来还是一个记仇的小女孩。
  
  “呵,还是个不肯吃亏的小丫头。”
  
  她扬着笑容问:“哥哥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见她如此不肯吃亏,我抑郁很久的心情终于有所晴朗,那阴暗的内心深处有一处腐朽的地方似乎被人亲手埋下了一颗种子,隐隐的开始有了期待以及希望,这个时候的感觉待未来多年后再想起来,那是我在当时唯一能抓到的救命稻草,心灵上的救命稻草。
  
  我贪恋那抹温暖。
  
  甚至是极度的需要。
  
  它支撑着我的整个生命。
  
  我当时答非所问道:“你不告诉我也无妨,你刚说你是时家姑娘,那我喊你时儿。”
  
  其实在我的心里很怕她会拒绝我。
  
  女孩不开心道:“哥哥做人不真诚。”
  
  我危险道:“有趣的丫头。”
  
  小丫头又追问:“哥哥的家人呢?”
  
  “哥哥没有家人。”我说。
  
  “那我以后嫁给哥哥做你的家人。”
  
  我眯眼问:“知道嫁人的意思吗?”
  
  小丫头信誓旦旦道:“我知道啊。”
  
  “那我就当你说的是真话。”
  
  从那以后时家姑娘会经常会到那地方找我,但我却怕见她,因为我总是带着伤势。
  
  我怕她担忧,所以极少的见她。
  
  每次见她都会将伤势藏的严严实实。
  
  好在她年龄小,观察不怎么仔细。
  
  我一边见着她一边计划着离开,渐渐的我与她越来越熟悉,我越来越舍不得离开这个像太阳一样温暖阳光又可爱乖巧的女孩。
  
  可是我心里清楚我必须离开。
  
  我要离开去寻找我的人生。
  
  不然这辈子我都配不上她。
  
  后面我终究离开了。
  
  带上了她送我的两颗铃铛。
  
  以及对她的思念。
  
  还包括那声元涟哥哥。
  
  这个名字,此生只给她。
  
  这也是我唯一珍贵的东西。
  
  我的养父母因煤气中毒死亡,当时我被关在仓库里侥幸的逃过一劫,更是因为这些都在我的计划之中,养父母在众人因为的意外之中去世之后我又重新被送到了孤儿院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