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> 二百零四章 王都风急

二百零四章 王都风急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温暖的春风从大洋而来,带来湿润而清新的气息,让人精神一振。阳光洒落在平静的帕茨夸罗湖上,浮现起明亮的波光,如同神灵的微笑。湖面像一面巨大的银镜,倒影着天空的云朵,变幻着未知的未来。
  
  天空中,不时有成群的大雁北去,啼鸣着飞翔的歌声,鸟瞰着静谧的水乡。湖边沿岸,那些肥沃的田野上,已经遍布青翠的野草,还有不知名的野花。野兔在荒芜的农田间跃动,雀鸟在寂寥的村庄中栖息。热带的季风从不停息,当人烟散去,新的生机便悄然而至。它擦除一切残酷的痕迹,描绘着自然繁茂的画卷。这是三月的湖中之地,天神许诺的广袤沃土。
  
  老民兵奇瓦科站在钦聪灿高大的城墙上,对城外的水乡风景熟视无睹。他身穿蜂鸟花纹的武士皮甲,头戴塔拉斯人特有的环形软帽,手握一人半高的锋利铜矛,倒也显出几分罕见的威武。此刻,他正面带狠色,用空余的左手揪住一名中年民兵的衣领,反复的厉声追问。
  
  “北方的墨西加大军到底有多少人?”
  
  “很多,像田里的玉米一样多。”中年民兵精神萎靡。他脸上是忍饥挨饿的瘦黄,身上是东躲西藏的泥土,就像一只从田野中冒出的土拨鼠。
  
  “你们从查帕拉过来的援军有多少人?”
  
  “很多很多,比田里的南瓜叶子还多。”
  
  “你们和墨西加人比,哪个多?”
  
  这是个困难的问题,中年民兵呆在原地,掰着手指想了一会,才不确定的开口。
  
  “好像...是我们多?我们的人把原野填满了,墨西加人中间还有空...对,我们多!我们散开逃的时候,墨西加人根本追不满,只能揪住武士老爷的队伍不放!”
  
  “该死!那你告诉我,为什么你们一战就败了,像懦弱的鸭子般完全散开?!三天两头往这边传信,咋咋呼呼的要过来支援,结果连都城的影子都没摸着!”
  
  奇瓦科高声吼道。他的声音中带着颤抖,颤抖中是深藏的恐惧。恐惧转化为愤怒,让他凶狠地把中年民兵按在城墙上,目光紧紧的逼视。
  
  中年民兵像一只水鸭般奋力挣扎,慌乱的叫喊道。
  
  “查帕拉人从不害怕战死!我们走了好久好久,从家乡而来,就是为了救援你们。只是...只是墨西加人的祭司动用了神术,召唤天神降临,放出轰然的雷霆!凡人又如何能抵抗神灵?连高贵的神裔都抵抗不住...我看到大头领先逃走,才跟着一同逃走的!”
  
  听到中年民兵的话,奇瓦科怔了怔,手中稍稍松开。他回想起尤里里亚湖上的烈火,还有河口要塞的爆炸,于是神情凝重的问道。
  
  “天神降临...那雷霆是什么样的?是冒烟的圆球吗?”
  
  中年民兵大口喘息。他不敢直视奇瓦科的眼睛,偏着头回答。
  
  “我们村的民兵在大军的最外围,看的不是特别清楚。好像是两只树干样的邪兽,会发出震天的咆哮,然后雷霆就落在大军中...大家都很害怕,好多武士老爷都跪下了...接着墨西加人就喊着天神的名号冲了上来...冒烟?确实冒了好多烟,圆球?我不知道什么圆球...”
  
  “树干样的邪兽...咆哮...雷霆...冒烟...”
  
  奇瓦科在口中念叨,努力回想着曾今见过的场景,那些点燃火箭的长弓武士,投掷圆球的北方蛮子。随即,他浑浊的眼睛变的明亮,继续厉声逼问。
  
  “树干的神兽是不是要人来指挥?然后才会发出雷霆?”
  
  “好像...确实有异神的祭司,举着奇怪的火把...可怕的邪神!”
  
  中年民兵努力回想,噩梦般的场景再次浮现,终于身体剧烈的颤抖。
  
  “可怕的邪神!!...大头领逃了,村庄的头儿死了,村里人都散了,我的儿子也不见了...我迷了路,逃到了这里...我要回去,我要回家,我的儿子!”
  
  听到这里,奇瓦科眼神一暗。他完全松开手,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。老民兵看向城外的家乡,雀鸟在村庄上起落,却再也不见了炊烟。
  
  后方不远处,新晋贵族普阿普皱着眉,大步走上前来。他揪住精神错乱的中年民兵,一掌半斜着打在对方后脑。那民兵顿时两眼一白,浑身瘫软的倒地,聒噪的声音终于消失。
  
  “老库头,你问这么细干甚?平白让人心烦!无能的查帕拉人败了就败了。你看看脚下坚固的城墙,只要我们守住这里,墨西加人还能飞进来不成?”
  
  面对武士队长,奇瓦科立时弓下腰,让自己的尖帽低过对方头上分叉的翎羽,那是塔拉斯科贵族的象征。
  
  “天大的贵族老爷,您说得是!只是这事情关系重大,墨西加人总是有新式的武器,能够改变大战的结局...”
  
  “关心这许多有甚么用?军国大事,自然有至高的首席操心!我们做武士的,只需听从命令,管好眼前事!”
  
  “是,是...贵族老爷,我们都听从您的命令!”老民兵挤出满是皱纹的笑脸,恭敬地连声回答。
  
  看着低头顺从的老民兵,“灰土”普阿普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对方的脑袋。接着,他穿着蜂鸟贵族的鲜艳服饰,在城头扫视一圈,直到武士小队的百人都低头行礼,这才志得意满的点点头。随后,他招来身后的武士亲信,大声问道。
  
  “最近特科斯蛮子都干了啥?”
  
  武士亲信低头回禀。
  
  “老爷,蛮子们还算老实。不过绑了几个普通的商人,掳了十几户平民的女子,然后部族械斗死了几个人,都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  
  普阿普点点头,随意的回道。
  
  “只要不涉及贵族,死上些许平民,那都不叫事。反正城里的粮食也不准备发给他们。这些乱七八糟的部族彼此有仇,斗殴打架无所谓,但是不要死人。还是要弹压一下,否则我不好向首席交代!”
  
  闻言,亲信了然,笑着恭维道。
  
  “那是,老爷可是能在首席面前说上话的大人物!”
  
  普阿普哈哈大笑,继续得意的开口。
  
  “我们灰土家族,世代服侍至高的首席,到如今已经有五代人!...”
  
  就在这时,另一名亲信的武士匆匆而来,焦急的高声说道。
  
  “老爷,特科斯部族民兵听闻北方大败,又一次鼓噪起来!他们推出几个代表,要求西归回乡!”
  
  兴头被扫,普阿普脸色一沉,哼出一声嗤笑。
  
  “愚蠢的蛮子!入了城里,还想逃走,哪有这等好事?!现在这时节,连贵族老爷们都走不成!”
  
  接着,新晋贵族握了握手中的铜矛,眼中带起凶光。
  
  “这些蛮子还是欠收拾。你们跟我走,选两个没有根底,又闹得凶得,直接杀了祭旗!嗯,首席吩咐过,我们再去领些酒水饼子、棉布妇女,去把头人们安抚好。”
  
  说到这里,“灰土”普阿普用力“呸”了一声,低声嚷嚷。
  
  “该死,贵族们老老实实,蛮子们却在都城里闹腾,这世道真是变了!”
  
  新晋贵族口中不停,脸上神情变幻。经过这几个月的见闻,他算是看明白了。前所未有的大战乱了世道,只有手中锋利的武器,身后追随的武士,才是立身的根本!至于什么神裔贵族,什么百年血脉,在战争中都是肉体凡胎,逃不过兜头一矛。
  
  想通此处,普阿普换上笑脸,看向身后的武士们。
  
  “兄弟们,等收拾完蛮子,再和我一起,去后勤大营领东西!到时候,大伙儿先乐呵乐呵,好好享受一番!”
  
  追随的武士们轰然大笑,高声应诺。他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,如同握住了渴望的一切。
  
  “老库头,你去不去?”
  
  普阿普扭头问库卢卡。
  
  “贵族老爷,我留下看守城墙。等回去后还要照顾闺女...”
  
  老民兵陪着笑,老脸的皱纹笑成一朵花。
  
  “那你就守着墙头,看着城外的动静...你这老木头,上次一起去乐呵,别人都弄了个好看的女子,倒是你领了个点点小的女儿!”
  
  普阿普笑着拍了拍库卢卡的肩膀,粗鲁中倒是带着些亲切。接着,他笑着问向收编的其他六人。包头巾的韦兹提摇摇头,单身汉亚尤利爽快的答应,其他人一半留在城头,一半利索地跟来。
  
  对于这七人一队的民兵,普阿普确实存了份拉拢的心思。
  
  这几人都见过血,经历过大战,和城里拉来的壮丁明显不同。他们极为抱团,不知为何,都以貌不惊人的老头为主。其实他亲自掂量过,这些民兵分散开来,单个的武艺都只是一般。而一旦结成枪阵,却颇为厉害,能和真正的武士一战。自己手下的草头武士,一百人里能战的,也就三十多个罢了。此时都城中缺少武士,大部分新建的小队都是如此。
  
  太阳西斜,普阿普昂首挺胸,领着众人扬长而去。武士的笑声远远传开,一路的平民纷纷退散,连贵族的宅院也安静无声。老民兵沉默地守在城头,直到日暮降临,接替的民兵抵达,他才带着剩余的三名民兵,返回城中的住处。
  
  一路上,繁华的都城呈现出几许凄惶。市场寥落,人烟稀少,只有打造武器的工匠日夜不休,“叮叮当当”的敲击声随风传远。夕阳下,神圣的“风之屋”金字塔投下深长的黑影,宏伟的“风之宫”泛着血色的光芒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